久違的日本冠軍車手長島哲太 生涯首場MotoGP勝利入袋

 

圖文/Webike-摩托新聞

在1993年出道後立刻拿下世界摩托車錦標賽250級別冠軍的原田哲也,因為他會虎視眈眈地盯住各種機會,一到勝負關鍵時刻便以敏銳的騎乘抓住機會,因此被稱為「Cool Devil(冷酷魔鬼)」。  

表現出眾、總是在前幾名徘徊的原田哲也在2002年宣布引退,現在正盡情享受著不同類型的摩托車運動,像是長距離騎乘、越野騎乘、業餘賽事等,原田哲也在接受《Young Machine》的專欄報導中,將為大家送上各種關於摩托車及各大賽事的觀點。  

這次,他將和大家聊聊名字內與他同樣有「哲」字的長島哲太選手。

體育賽事也不再是「能夠舉辦是應該的」

新冠肺炎(COVID-19)現在在全世界造成了極大問題,我前幾天去家樂福買東西時,店內的大部分商品都被掃光缺貨。買東西的人超多,排隊結帳更是等了30分鐘左右。星期五晚上,我走到陽台上準備關上護窗板時,從陽台上就看到整個摩納哥的街上一個人影都沒有、更沒有半台車子經過,雖然說「沒事就不要出門」,但是這樣的氣氛還是讓人覺得非比尋常。  

這也讓我再度認識到「被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日常生活,其實並不簡單。」所以說,健康絕對是生活的基礎,沒有健康就無法正常維持。體育賽事也絕非就是「理所當然一定能夠舉辦」,人們的生活能夠健康且和平,才會有體育活動的存在。  

趁著這次機會,重新思考一下到底專業的體育活動應該是怎樣,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雖然一直以來大家都好像覺得理所當然,但從現在開始抱持著「要經過同意才能做」的念頭的話,或許也會改變大家今後對一些事物的態度吧!  

我和家人目前都非常健康,也盡量不要讓自己想太多,但還是會感覺到有些不安。現在騎著Ducati的Scrambler載著兩個女兒一起出門兜風這件事,也絕對不是想去散散心,只是剛好天氣很好,所以想要騎摩托車而已(笑)。 女兒們現在還都會撒嬌說「想要給爸爸騎摩托車載~」,所以我還很幸運地能夠跟她們一起出門。  

▲和13歲長女的合照。

▲這張則是和11歲二女兒的合照。  

一直想著這些也是在所難免的,我們只能一邊盡自己最大的能力保護自己,然後祈禱疫情趕快結束。   儘管如此,這次疫情對賽車界造成極大影響也讓人感覺非常可惜,不僅MotoGP卡達開幕賽因為新冠肺炎(COVID-19)少了GP級別,之後的比賽也全數延後,畢竟歐洲現在是整個疫情大擴散的中心。  

預計在西班牙的赫雷茲賽道(Circuito de Jerez)及法國的薩爾特賽道(Circuit de la Sarthe)舉辦的賽事也都陷入停擺的危機之中。到底什麼時候能夠順利開幕也沒有人知道,這樣的情況絕對是史上頭一遭。   不過,選手們可能就無法保持冷靜的心情,就算他們想要趕快比賽,但是卻也什麼辦法都沒有。他們能做的只有乖乖地繼續訓練並做好心理準備,等待開幕的到來而已。  

Dorna Sports看起來也是非常努力想要讓賽季繼續,但如果繼續延期的話,本賽季後半段的賽程就會變得非常緊湊,不過據說Dorna Sports已經表示「絕對會繼續」的意思,或許之後有可能每一週都要舉辦比賽也說不定呢!

長島哲太選手以勝利為契機開始努力爭奪冠軍頭銜?

在陷入低迷氣氛的賽事中,為大家帶來耳目一新好消息的就是長島哲太選手!在卡達舉辦的Moto2比賽中,長島哲太選手順利贏得他人生的第一個Moto2優勝。  

雖然他的起跑順位在相當後面,直到比賽中期仍處於混戰之中,但是他仍在比賽後期脫穎而出的成功拉開與後方車輛的距離,最後更是贏得了勝利。這場比賽完全可以說是一場非常漂亮的勝利。  

在比賽中期的混戰他也出現了一些明顯失誤。簡單來說,會有那些失誤就是因為長島哲太選手以前從來沒有贏過;從來沒有贏得勝利的賽車手,自然不曉得該怎麼做才能獲勝,所以就會一直與不安的心情戰鬥。  

長島哲太選手雖然在只有一個人的時候非常有自信能騎出好成績,但是在與其他選手陷入混戰之中時,也讓我們看到幾個他強行超車的畫面。每一圈都想著「不到前面不行!」抱持著這樣的心情騎乘,其實就是一種對於混戰沒有自信的表現。與節奏不同的選手們陷入混戰,導致他沒有辦法按照自己的步調來騎,所以才因此感到焦慮了吧!  

▲在已故賽車手富澤祥也在Moto2級別成為第一個贏得勝利的日本人之後10年,長島哲太選手同樣在開幕賽的卡達GP中贏得了優勝。

我也能夠理解不想讓Fabio Quartararo選手勝利的Marc Marquez選手的心情

在我參加世界摩托車錦標賽的第一年(1993)就是這個樣子,「因為是第一個賽季,所以只要最後年度排名能夠進入前10名就好」,雖然我是這麼想的,但是在開幕賽的澳洲GP時,就在排位賽中獲得了第一排起跑的位置。  

「嗯~說不定我也有機會站到頒獎台上耶~」當時我心裡的確冒出了這樣的想法,後來在正賽時從中途開始HONDA陣營的賽車手就消失不見,變成了我與當時還在SUZUKI車隊的John Kocinski單挑的局面,在最後一圈時更是變成「咦?好像有機會贏耶!」的狀況,我在最後的直線道上僥倖地衝出去並且贏得了勝利。  

這很像在全日本摩托車錦標賽時,我與岡田忠之的交手經驗,因此其實我之前就已經有過類似不斷重複超車與被超車的經驗。但是,畢竟舞台換到了世界摩托車錦標賽,而且對手還是John Kocinski,所以我完全沒有想過我可以贏得勝利。  

我還記得我那個時候的心情與其說是高興,倒不如說是驚訝「咦,我竟然贏了!」的感覺。當然,這也讓我產生了自信「看樣子,想在MotoGP混出名堂也是沒問題的。」然後我就趁著這股氣勢拿下了年度冠軍頭銜;所以說,獲得一勝的年輕賽車手,每個都是恐怖的存在呢(笑)。  

所以,在比我年輕又來勢洶洶的賽車手出現時,我可是盡了全力想要阻止他贏得勝利(笑)。那個年輕車手其實就是Valentino Rossi,Valentino Rossi在1998年升級到250cc級別並成為我的隊友,然後突然就和我一樣贏得5場勝利的獲得了年度排名第2,當時我的排名是第3名,因此覺得「被贏過了」。  

然後,隔年Valentino Rossi就贏得9場勝利的順利拿下250cc級別的年度冠軍寶座;只要獲勝的話就會一直連勝,這種說法是真的。 說起現在的MotoGP,最具有威脅性的選手應該就是Fabio Quartararo了。Marc Marquez去年在已經確定贏得冠軍之後的幾場比賽中,也展現出絕對不想讓Fabio Quartararo贏得勝利的決心。  

但與其說這種態度是他的決心,倒不如說是因為他非常清楚「年輕賽車手在贏得第一場比賽之後的氣勢會非常恐怖」的這件事情,因為Marc Marquez自己其實也是這種例子;摩托車賽事的歷史就是這樣不斷地重複上演,所以我並不認為長島哲太選手贏得冠軍是一個難以實現的夢想。

應該有不少人都知道,長島哲太選手名字中的「哲」字其實是取自我的名字,聽說他的母親是我的車迷,所以才幫他取了這個名字。因為這樣的關係,所以我也經常提到長島哲太選手,他不僅個性非常好,也是一位我非常喜歡的賽車手。  

日本人在中量級贏得冠軍,最近一次是在青山博一選手在2009年贏得250cc的世界冠軍,距離現在已經11年了,亞洲的車迷朋友們也差不多想要再看到一位日本人贏得冠軍的畫面了吧!   就讓我們拭目以待速度及實力皆驚人的長島哲太選手未來的表現吧!所以也為了這樣的理由,希望新冠肺炎(COVID-19)的疫情能夠早一點平息下來。  

▲笑得開心的長島哲太選手(中間)也參加了今年(2020)1月19日在秋瀨賽道舉辦的慈善活動,照片右邊是原田哲也、左邊則是名越哲平選手。

相關新聞頁面

【原田哲也專欄】老兵不死只是退休的Lorenzo 

Jorge Lorenzo在前幾天舉辦了引退記者會。作為一位曾經拿過五次世界冠軍的車手,L...繼續閱讀        

【原田哲也專欄】越趨成熟的Marquez與MotoGP的未來 

Marquez的厲害之處就在於,即使是他沒有贏得比賽的分站也能拿下第二名的穩穩賺到積分。就…繼續閱讀      

【原田哲也專欄】淺談MotoGP近況與迷航中的Lorenzo 

我想和大家來聊一下稍早之前,也就是於6月16日舉行的第7站加泰羅尼亞中,由Lorenzo轉倒波及…繼續閱讀      

「WEB-young machine」獨家授權 「Webike台灣」編輯部編譯

摩托百貨連結

讀者迴響

熱門文章

熱門快報